开启左侧

绝对调教四十章:自杀未遂

  [复制链接]

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雷伤 发表于 2022-6-29 06:28: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第四十章
在文语嫣把林思言自杀的消息带过来后,一瞬间,我的脑子就有些不够用了。
林思言今天下午的经历可谓是一波三折,先是非常不幸地被我选中,进行了十分屈辱的角色扮演游戏,被我和文语嫣凌辱了半天,小穴和小嘴被我射了好几发精液,弄得身心俱疲。
然后到了决定所有人命运的自慰游戏,生怕垫底的林思言,又掏出了一张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道具卡,结果误打误撞,将得到了第一名的夏阳雪和故意垫底的晋晓雯交换了名次,也直接帮助我拿下了夏阳雪。
在这之前的早上,林思言也因为一个“噩梦”而大喊大叫,把所有人都叫了过来,那个时候我便知道,林思言是一个想象力非常丰富,同时也十分胆小和敏感的女孩。
那么,这一次林思言的自杀,会不会和之前做的那个噩梦有关呢?还是说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别的原因呢?脑子里胡思乱想着,黎星若已经把我拉到了楼上,林思言的房间门口大开着,里面还在不断传出几个女生焦急的声音和呼喊声。
我和黎星若来到了房间门口,也跟着其他女生一起向里面张望。由于文语嫣、司雯婧和黎星若之前在帮我调教夏阳雪,而顾思盈躲在文语嫣的床底下,这也就导致比我们先赶来的女生们,除了何星燃就是黄玉瑶和晋晓雯了。
三个女生很快就发现了我和黎星若的存在,三人眼神中包含着的含义不一而足。黄玉瑶的眼神中透露着一丝丝嫌弃和恼怒,应该是发现了我们几个在楼下的所作所为;何星燃的目光中则是透露出了躲闪和不自然,这位将我耍了一通的巨乳少女,白天的时候还有顾思盈给她撑腰,可是她却不知道的是,此时的顾思盈却还在文语嫣的屋里呆着呢。
只有晋晓雯的眼神中,透露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说是难过也好,说是悲凉也好,说是无奈也好,绝色校花的心里,也不知道正在想着什么。
现在大家的身上都已经没有了衣服,黄玉瑶那非常漂亮的双马尾还能恰到好处的挡在自己的胸前,让我看不到什么春光,可是晋晓雯和何星燃却是挡无可挡,无论怎么遮掩,我还是会通过胳膊的缝隙大饱眼福。尤其是何星燃那一对夸张的巨乳,尽管她已经尽最大努力去遮挡了,可是却连那巨乳的三分之一都没能遮住,我还是能轻而易举地看到她那胸口处粉嫩而诱人的奶头。
但是,现阶段我却并没有在意这些,迈步进了屋子,我才发现林思言早已醒来,她脖子上有一道浅浅的刮痕,双眸还在闪烁着泪花,见我进屋来,她便抬起头来带有敌意的死死地瞪着我。
我有些尴尬,揉了揉鼻子,还是开口问道:“那个……你没事吧?”却不想林思言听了这句话以后,转过身去,背冲我,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
还好晋晓雯即使帮我解了围:“刚刚阿言她……她吊在了上面,还好我们发现的早,把她给弄了下来。”
我松了一口气,可是心中还是有些忧虑。林思言既然有自杀行为,就说明她心存死志。虽然后面女生她们一定会时刻陪着林思言,但如果不能解开她心结的话,恐怕还会再出现类似的情况。
虽然我之前和林思言并无交集,但是自从我将她开苞之后,我就已经把这位绝色美少女当成了我的禁脔,而在我的心里,也早已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后宫之一。一想到以后不能品尝到林思言的美妙娇躯,尤其是她的白虎嫩穴名器,我就一阵后怕,还好何星燃发现的及时。
正当我皱着眉头思考的时候,晋晓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从一旁拿过了一张纸,递了过来,用着非常非常小的声音小声说道:“这个是我们进来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应该是林思言留下的……”
虽然晋晓雯没有说出来,但我也很清楚,这应该就是林思言留下的遗书。我将这张纸接了过来,上面只是由清秀的字体写着一行字:“生命就像一场轮回,有时候结束未必是结束,只是又一场开始。”
我挠了挠头,这怎么看也不像是遗书,倒像是某个文艺青年无聊的时候发出的无病呻吟。而林思言如果有闲心写这个的话,也不像是会自杀的人。
“我也问过林思言,这上面是什么意思,可是她一直哭着不说话,我也没有办法。”晋晓雯摇了摇头,也堵住了我想要问一下的冲动。
正当我毫无头绪的时候,身旁的黎星若无意间看了一眼,脸色突然大变,一把夺过我手里的纸,脸色阴晴难辨。
我和晋晓雯对视了一眼,心头的疑惑更重。为什么这张纸上写的内容晦涩难懂,黎星若看了却有这么大的反应?难道这句话真的是林思言原本想在死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突然间,我又想起了刚刚听到林思言自杀的消息时,黎星若的反应。黎星若和我并不是一个学校,自然和林思言也不会有什么接触的机会。而两人见面时的模样,也不像是很早之前就认识的。
可是,当知道林思言自杀的时候,黎星若就变得异常激动,拉着我就冲了出去,就好像如果林思言真的死了,对她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打击或者事情一样。
如果说我或者顾思盈对林思言的死非常上心,是因为我们俩都对林思言垂涎三尺,把她当做了自己的女人。再加上晋晓雯或许也会因为很早就认识就对林思言十分关心,那么像黎星若这种毫无直接利益相关的人,对林思言的死有这么大反应,就十分可疑了。
就像司雯婧和文语嫣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虽然也十分震惊,也有一些害怕,可绝对不会像黎星若这样,连屋子里的夏阳雪和顾思盈都不管了,就冲了出来。要知道我们原本的计划,可是准备开始强上顾思盈了。
我突然想起了黎星若之前对我说过的一句话,她的目的就是让所有人活下去,并且让所有女生都成为我的性奴,包括她。否则的话,她将要面临的惩罚是很可怕的。
当时我还以为这只是黎星若开玩笑的一句话,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现在想来,恐怕她是真的很关心所有人是否能够真的活下去,否则也不会对林思言的自杀这么上心了。
而林思言留下的这句话,恐怕也是和黎星若的真实目的有一种千丝万缕的联系,不然也不会在看到纸条的一瞬间就脸色大变。
“结束就是开始吗?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说死了以后还会复活?”我百思不得其解,索性黎星若就在我身边,正当我准备开口询问时,黎星若突然看向床上背过身去的林思言。
“林思言,现在,我们聊聊吧。”
“为什么?”过了好久,林思言愣了一下,抬起头有些错愕的看着黎星若,半晌才弱弱地回答道。
“因为我知道你为什么自杀。”
当我和晋晓雯、黄玉瑶、何星燃从林思言的房间里走出来时,我依旧没有回过神来,脑子里一直重复着刚刚林思言和黎星若的对话。
黎星若在我的心中,一直是一个谜。身份未知,来历未知,目的未知,善恶未知,唯一知道的大概也就是她的性技巧非常强,口交和性交的技巧根本不像是一个处女。
而林思言虽然看起来比黎星若正常多了,可是今天下午她突然掏出来的道具卡还是把我们吓了一跳,也让我心有余悸,如果林思言手里还有别的道具卡的话,在关键时刻用一次,说不定我会比夏阳雪还要倒霉。因此,林思言在我心中也变得神秘起来,道具卡的存在让我心中下意识地就对她设了一道防线。
而这样两个神秘的人,在几句我们谁也听不懂的对话过后,竟然很快就达成了一致,把我连带着晋晓雯她们全都请了出去。黄玉瑶虽然对林思言和黎星若这个明显有些不怀好意的小魔女独处一室感觉有些不放心,可是见林思言一再坚持,也只得作罢。
虽然我心中也有很多疑问想要问黎星若,可是我也知道,既然黎星若没有第一时间向我解释,一定有她的原因,或许她已经掌握到了林思言的一些秘密,操作得当的话,说不定就会像司雯婧一样,直接投怀送抱,投靠在我这边。
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必要留下来,打扰她们俩的秘密交流。而此时文语嫣的房间里,还有一位刚刚被我破处过的清纯少女,正等着我继续开发呢。
至于顾思盈,恐怕想也知道,在屋子里只剩下司雯婧和文语嫣后,她估计早就爬出来了,以她的智商,恐怕也不会留在那等我和黎星若回去把她揪出来。
不过她离开的时候有没有把夏阳雪带走,我也并不清楚。不过有司雯婧在,即使能够容忍顾思盈逃脱,也不会放任她把夏阳雪带走的。
以防万一,我还是最好赶快回到文语嫣的房间,一探究竟。这个时候,我的腰间突然好像被谁戳了一下似的,扭头一看,原来是晋晓雯:“佳洛……你现在有空吗?我想找你聊聊……”
在九个女生之中,我一开始认识的就只有晋晓雯和何星燃,在进入别墅之前,我们的关系也可以说很好。可是在种种原因之下,我和两女还是逐渐地疏远,最终分属两个不同的阵营。
上次和雯姐单独说话,恐怕还是在帮她破处时吧?之前要去找她给我们做点饭,也因为顾思盈来找我而耽搁了,然后我就一直没能和这个我心目中的女神,单独有过接触。思忖至此,我又看了看一双美眸紧紧盯着我的绝色校花,心头没由得突然有些不自然,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黄玉瑶和何星燃早在我们刚从林思言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估计她们也不想和我呆在一起吧?
我跟随着晋晓雯来到了她的房间,房间里很整洁,每样物品也都摆放的整整齐齐,桌子和地板上甚至还有擦过的痕迹,足可见房间的主人是多么的细心。
面对着我心中一直暗恋着的雯姐,此时的我竟然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站在什么地方。仿佛看穿了我心中的窘迫不安,晋晓雯对我微微一笑,指了指桌子前的椅子:“你坐吧。”
当我坐下来后,我才想起我已经是全裸的了,之前已经习惯了一丝不挂的和司雯婧她们待在一起,我都忘记了自己是没穿衣服的。此时,我的屁股直接坐在椅子上,略微显得有些冰凉。在顾思盈、夏阳雪等人面前赤身裸体也十分自然的我,竟然又一次局促不安起来。
只是当我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晋晓雯后,才发现她身上同样也是一丝不挂的。而她却表现得比我自然得多,并没有遮遮掩掩或者扭捏不安,只是坐到了床边,微笑地看着我。
我这才想起,我和雯姐可是有过肌肤之亲的,她的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被我看过、舔过,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没必要像其他女生一样,用被子或者毛毯将自己的身子遮得严严实实的。
当然,还有一点的是,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我心中难免会对她产生一定的隔阂或者抵触,对于有事找我的她,躲在被子里和我说话也不是什么很好的选择。
脑子里想着有的没的,身子却放松了不少,在雯姐悄无声息地感染下,我紧张的情绪逐渐平缓,之前的局促不安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雯姐,那个……你找我有什么事啊?”见晋晓雯还在犹豫,不知道从何开口的时候,我索性先问了出来。
绝色校花思考了一下,似乎是在组织着语言,开口说道:“佳洛……你对林思言的事,怎么看?”
怎么看?从黎星若的反应和她和我说过的话来看,很明显林思言是已经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会选择自杀。而晋晓雯也看到了那张纸条,恐怕也是这样猜想,所以才会问这样的问题。
正当我准备将我的分析说出来的时候,晋晓雯却接着说道:“下午的那个游戏,你也看到了,我本来应该是游戏的最后一名,可是因为林思言的缘故,夏阳雪成为了游戏的倒数第一,取代了我的位置,我在想……她会不会是因为这个缘故?”
我突然反应过来,晋晓雯并不知道黎星若的目的,她所知道的,也只是黎星若看到了林思言的遗书后表现出来很激动而已,如果不是我之前就从黎星若那里得到了信息,恐怕我也会对此一头雾水。
而雯姐并不知道这些,可是林思言这两天做的最奇怪的事,一个是那个噩梦,另一个就是道具卡了。只要一联想到林思言的所作所为,晋晓雯很容易就会把林思言自杀的原因联想到这上面来。
晋晓雯一直是一个很会为他人着想的女孩,任何一个人和她相处久了,都会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和她认识这么久了,我从来没有从哪个人的口中听到过一句雯姐的坏话,甚至连埋怨也没有。
再想想这些天以来,哪怕我和顾思盈、黄玉瑶等人闹得那么僵,甚至公开的吵起来,晋晓雯也没有对我和黎星若她们有什么改变,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甚至有时候会做一个和事佬,在她心里,恐怕最不希望的就是看到我们争起来了。
我曾经私底下对黎星若她们用过圣母这个词来形容晋晓雯,就是因为她对所有人都非常好的性格。也正是因为这个性格,才让她选择了当时生命值岌岌可危的黎星若,也导致我们逆境翻盘,把林思言拿下。
后来在自慰游戏中,为了照顾其他人,她也选择了遏止高潮到来,尽其所能地成为最后一名,因为那个时候的女生同盟,也只有林思言和她跟我做过爱,如果硬要牺牲一人的话,她肯定愿意先站出来。再加上林思言被破处是因为她的缘故,也难免她会这样做。
只是事与愿违,林思言的小动作让夏阳雪取代晋晓雯受到了惩罚,这也让晋晓雯更加难受。却不曾想,林思言又在这个时候选择自杀,把这一切都当成了自己过失的雯姐,心中当然会十分难受。
自己的圣母心,想要为所有人好的善心,却间接或者直接地导致两个女生屡遭奸淫和凌辱,这对于晋晓雯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也难怪当我刚刚进入林思言房间的时候,她的眼神是那样的复杂。
想到这里,我突然又不想把我心中的推论告诉给晋晓雯了,因为我发现,这是一个攻略晋晓雯的最绝佳的机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楼主| 雷伤 发表于 2022-6-29 06:29: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评论我看到了,非常感谢大家支持,会继续更下去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鬼谷子 发表于 2022-7-1 18:54:58
本主简介
86年,36岁,东北人,在江苏南京和常州定居,目前自己经营一家公司创业,条件不算优秀,但还算优越,单身无子。入圈时间15年,是纯纯的高压严厉主,对SM知识和手法经验尚可,器具较为齐全,后续会根据所收M的实际状况增加其他类器具。

本主尤为喜好:
性类:口交,深喉,口射,颜射,舔精,吞精,肛交,私处剃毛,禁止高潮,强制高潮
狗奴:跪拜,项圈,口塞,遛狗,践踏,骑行,投喂,狗笼,口水,野外暴露,野外调教
刑奴:耳光,鼻钩,鞭刑,捆绑,吊縛,舌夹,乳夹,阴夹,肛钩,滴蜡,电击,窒息,手铐,脚镣
厕奴:舔肛,圣水,憋尿,坐脸,舔厕
心奴:语言侮辱,人格侮辱,思想掌控,网络现实掌控,丧失思想,丧失人格

理想型M
1、圈养:长期圈养,如果合适可发展成妻奴,而且保持1对1单独调教,不参加任何公调。
2、长调:保持长期调教关系,但不影响双方生活,可参与公调群调等
3、江浙沪皖鲁地区最佳,东三省、偏远地区只考虑圈养

不接受
短期调教,网调

简介先如此,如果感兴趣可加QQ详聊:30773999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0关注

2粉丝

125帖子

发布主题

视频排行榜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
关闭

重要通知上一条 /1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SM调教屋论坛 节点 - [SSL -03]

请遵守本网站服务条款并根据您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进行浏览!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SM调教屋论坛 版权所有
条款及声明 TOS and Policy 18 U.S.C. 2257 Statement